驾行极光的企鹅

随心所欲的喜恶。

为银女士干杯!


说句实话,超越并没有给我带来惊艳的感觉,从剧情上来讲创新不足,只能说得上中规中矩。

但这并不妨碍我对它的喜爱。

有一种感情,早就超越了故事的本身。

就像电影院里我笑的时候其他人get不到笑点一样,一种ST的人物和情节独有的幽默是忠诚的观众所独享的乐趣。

在看到进取号各位的时候,我几乎激动地想要尖叫。无论何时,无论何地,无论发生了怎样的故事,只要还是大家,都可以心潮澎湃。

不提情节,也不说那些随处可见的彩蛋,就谈一谈里面的人物吧。

关于James·T·Kirk,我们的小舰长。

五年任务的第三年,明显能看出Kirk已经褪去了当年的棱角,如果说当初的他是悬崖峭壁上的一块砾石,那么现在就是在静谧河流底部安然圆润的鹅卵石。

尽管能猜到他离不开企业号,但看到Kirk说要离开的时候,仍是止不住的难过。

深空的旅行在消耗他的热情,Kirk这样骄阳般的人物,最适合的是斗争,而不是平静,这会磨灭掉他的斗志。

好在之后与剋劳的对抗又找回了几分当年的锐气,最初那个一腔热血的Jimmy boy,眨眼间变成了沉稳可靠,心存几许狡黠逗乐的Captain Kirk。

说真的,那辆摩托的出现让我哭笑不得,但不可否认的是,这让我回忆起之前的小舰长,金发像是灿烂的阳光一样。

关于Spock,我们的大副。

老大副的死是一种无奈,是对老一代的告别。

Spock变了吗?他的确变了,变得更加人性化,而不是冷血无情的逻辑怪物。

Kirk不能没有Spock,而Spock也不能没有Kirk。前两部关于两人的冲突和友好,有着很好的诠释,到了超越里面,一切都像是水到渠成,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虽难寻觅之前那种昭然若揭的感情与故事,但如今细水流长,与时光与性格都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,更让人唏嘘感慨。

至于和Uhura的这段感情,个人认为,交代的不清不楚,堪称乏味。毕竟在一个完整的,想要突出所有人的故事里,加上一段感情戏,其中一个主角又是不善于表达的种族,若是妄图得到一个好评,难。

关于Mccoy,我们的老骨头。

我爱Bones!

所有人都会变,但Bones不会。他永远是陪在Kirk身边的Bones,永远是企业号上骂骂咧咧却不惹人讨厌的医疗官。

关于Bones,就是表白一千次,一万次,没有足够的时候。

关于银女士,关于企业号的大家。

Sulu,这个表面严肃的东方人,有着他内心的细腻和温暖,至于gay这件事情我不发表任何意见。

Chekov,提到Anton,内心是崩溃的。老一代已然不在,新一代也变成最后一次团聚。

Uhura,她是如此的美丽强大,拥有着与外貌相符的智慧。

Scotty,可爱的机轮长,不提西蒙给他加了多少戏,看到他和Tribble,就不由会心一笑。

不灭的企业号,永远的银女士。

让我们学影片的末尾,一起抬手——

干杯!

 

观影归来,坐在夜晚摇晃的公交车上,车厢内人潮拥挤,小男孩挤到爸爸身边,嘟着嘴说:“为什么世界上有这么多人呢?”

我望着车窗外暗下来的天空和隐约间的闪烁,想Kirk会不会在小时候,一个人坐在屋顶,用手比划着那片他出生的星海,自问:“为什么宇宙间有这么多星辰呢?”

因为啊,这片星海,将成为你遇到所爱之人的理由,将成为你的人生,将成就你的浩瀚。

 

题外话:

ST的受众不广,甚至比SW还要弱,除去以前一起追过的朋友,如今新的环境,竟是没有人能陪我一起去看进取号的各位,心中有一种莫名的悲哀。

看电影时,后排有人问这个医生在说什么时,颇有几分感叹。

看来是时候,再安利一波了。

评论

热度(10)